眼球效应时代,培养练习机构推

图片 1

图片 2

每当考试成绩不如意,学生们总爱自嘲:像我这样的学渣,考这样已经不错啦~然而真的有人打着“学渣”的旗号办补习班时,你能接受吗?近日,成都市民李先生看到一家培训机构的广告牌上,打出了“学渣逆袭班”的概念。这令他不快,“难道去上课的都是学渣?”

近日,四川成都市民李先生看到一家培训机构的广告牌上,打出了“学渣逆袭班”的概念。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“学渣逆袭班”为初一到高三的提分补习班,针对英语和数学两科,覆盖单科成绩在120分以下的学生。(8月1日《华西都市报》)

7月31日,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告诉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,“学渣逆袭班”为初一到高三的提分补习班,针对英语和数学两科,覆盖单科成绩在120分以下的学生。

“学渣”显然不能等同于“差生”,它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性的自嘲与变相炫耀。与其被别人批评质疑,不如放下身段主动示弱。在“以分数论英雄”的评价标准之下,主动以低姿态的方式来舒缓压力、拉低期望,成为一些学习成绩中等偏上甚至成绩优异者与自我和解、与他人交流的一种策略。

对此,教育专家纪大海指出,“学渣”的提法有人格侮辱色彩,“要不得”。而且机构锁定的对象并不准确,“考到110分已经算是优秀学生了”。而律师王欢则认为,这样的提法,不仅可能侵犯到不特定人的名誉,还可能违反广告法。

“学渣逆袭班”显然没有读懂这些人的心思,将一个学习成绩还不错的群体标签化、污名化。学习动力有高低、学习能力有差异、学习成绩有好坏,这原本是一种正常的现象。只不过,那种只看得见少数成功者却忽视大多数平凡个体、不懂得尊重普通孩子的势利心态,让一些成绩不够理想、达不到他人心理预期的孩子们被污名化为“学渣”。

起底“学渣逆袭班”

美国社会学家戈夫曼在《污名:对受损身份的管理》中将污名化的过程分解为贴标签、原型化处理、地位损失、社会区隔和社会歧视,被污名化的人被赋予了某种不光彩的色彩。这在“学渣逆袭班”上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。

培训机构另类补习班引争议

在眼球效应时代,“学渣逆袭班”吸引注意力的,不仅在于 “学渣”一词,还在于人人都渴望的“逆袭”。为了打破“出身越差,上的学校越差,将来找的工作越差”的“下沉螺旋”,通过教育分层来实现向上的社会流动,成为不少人不可绕行的路径。“学渣逆袭班”说到底,就是在迎合学生和家长的成功焦虑。在巨大的建筑、穿梭的车流和拥挤的人群中,顽强地“向上爬”,成为一种普遍的利益诉求。在学生阶段,“向上爬”就体现在学习成绩“更上一层楼甚至几层楼”,这为“学渣逆袭班”提供了生存空间。

市民:难道去上课的都是学渣?

所以“学渣逆袭班”看似粗鄙生硬,实则看透了世道人心;至于有多大的效果,显然不能只听商家自弹自唱。

暑假来临,不少家长们会让孩子们去上补习班。近日,市民李先生就在寻觅补习班时,“偶遇”了“学渣逆袭班”的广告牌。

李先生所见的这则广告牌摆在成都双流航空港,广告牌的中间,大大地用红色字体写着“学渣逆袭班”5个字,补习班名称下面,则用小字提示道,“学渣逆袭班,已成功帮助382位同学快速提分,下一个会是你么?”

看到这个广告牌,李先生有些不快,“难道去上课的都是学渣?这样的分类,会不会让成绩不好的学生自卑啊?”他认为,这样的广告语,显示出对成绩相对较差的学生不尊重。

7月31日,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联系上这家培训机构。工作人员称,机构的确开设了一个“学渣逆袭班”,是面向初一到高三学生的提分补习班,学生人数在2—4名。暑假期间,每天上两个小时课,连续上半个月。

单科120分已沦为“学渣”?

学生:哭晕,原来自己严重拖后腿

培训机构打出“学渣逆袭班”,它到底是什么概念?针对哪个分数段的学生呢?

对此,工作人员先说,“学渣逆袭班主要针对基础比较差的学生”。当问及具体分数段时,工作人员又称,学渣逆袭班是一对多的补习方式,主要针对初中学生,“覆盖单科成绩在120分以下的学生”,而高中学生主要采取一对一的方式。

将120分以下分数段的学生归为“学渣”,对于这个分类方式,部分学生家长老师不太赞同。而一位语数外考分徘徊在100—120分范围的初三学生称,“老师一直告诉我,考个一本没问题。如今才知道,自己已经严重拖了后腿。”

家长杨女士认为,倘若有家长为考了110分的学生报了这样的补习班,很可能会给学生造成压力。成都一中学老师陈女士则称,具体来说,每次考试出题难度不同,分数都会不同。但普遍来讲,120分已经算是优秀学生。

只针对英语和数学

培训机构:师资力量保密

据机构工作人员介绍,学渣逆袭班只针对英语和数学两科,如果要补习其他科目,可以选择一对一的方式。

当记者问及提分效果,这家机构工作人员回应道,“效果根据每个学生程度不同有所不一,在补习前,我们会跟学生接触,看看他/她的理解、反应水平”。至于师资力量,该名工作人员说,“不能透露”。

家长杨女士认为,补习班这样设置,有单纯提分的意味。她说:“我送孩子去补习,并不一定是为了提高分数。我会考虑到孩子的兴趣,有时就是课堂内容以后的拓宽补习。有的孩子更喜欢和其他学生一起上课,但这个补习班将其他科的集体补习排在范围外。”

众议“学渣逆袭班”

网友:不接受“学渣逆袭班”

李先生发现的“学渣逆袭班”并非首例。记者查阅了解到,一家网络教育课程上,学渣逆袭班在2016年开设的课程中就已提出。而“高中政治学渣逆袭班-8月班”目前正在招生。

对于“学渣逆袭班”,网友有着怎样的态度?记者采访了20名网友。八成网友(16名)选择“不会去”,二成(4名)网友表示,“不排除会去”。

“倚桐拭雨蹒跚行”说,自嘲无可厚非,如果培训机构和父母都认为是渣,自尊心会受到伤害。培训机构营销手段激进,不考虑学生感受,拒绝去这个补习班。“Seven。”说,进去补习等同于承认是学渣。“文文文”说,我当学渣已经很多年了,对于学渣这个词已经自动免疫了。但是我还是不会进这个补习班的。

教育专家:有哗众取宠之嫌

对于“学渣逆袭班”的提法,四川省人才学会常务副会长、教育专家纪大海指出,“学渣”的提法有人格侮辱色彩,要不得。考到110分的已经算是优秀学生了,如此框定补习对象,“有哗众取宠之嫌”。目前,在四川部分学校里,“差生”一词都不会出现了,更遑论“学渣”。

律师:或侵犯不特定人名誉

重庆周立太(成都)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欢律师认为,培训机构用学渣一词进行公开商业宣传,从法律角度看,有可能侵犯到不特定主体的名誉,同时,该广告也有可能因违背公序良俗而违反广告法的相关规定。因此,该做法值得商榷。

综合自华西都市报

本文由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站发布于澳门太阳集团,转载请注明出处:眼球效应时代,培养练习机构推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